【案件调查报告怎么写范文】湖南永兴妇幼保健院原院长自杀背后 与人妻偷情的桃色丑闻曝光

小柯 ◷ 2022-08-10 21:15:30 #偷情

11月18日晚8时许,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公农兵大桥内发现一具尸体。死者是1974年出生的永兴县妇幼保健院院长罗某生,初步判定为溺水。


罗某生在遗书中说,她无法忍受癌症的折磨,自杀了。但是罗某生的妻子、姐姐和其他家庭成员并不接受自杀的结论,他们认为罗某生是被迫死亡的。力罗某生,是原永兴县烟草公司杨唐乡烟草站站长刘某文和妻子李某英。这家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警方严惩凶手。


2019年12月3日,永兴县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刘某文、李某英夫妇进行刑事拘留,并于次年1月10日将其逮捕。司法文件显示,除了罗某生自杀外,刘某文夫妇还涉嫌敲诈勒索对象,包括时任永兴县人民医院ICU主任的李某珍。


检方指控称,2019年10月至11月,李某英被罗某生、李某珍以被强奸需要和解或赔偿为由,多次联合或独立协商,向二人打架的单位、威胁自杀、向纪委等威胁,向罗某生、李某珍索要60万元、40万元,均未成功。


2021年2月1日,永兴县法院判处刘某文、李某英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万元。后来上诉撤销原判,还押候审。永兴县法院6月8日宣布,李某英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万元,刘某文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万元。在法庭听证会上,刘某文和李某英表示他们是受害者,是无辜的。两人都提出了上诉。


此案已进入司法程序两年多,涉及两家公立医院的干部,揭开了永兴流传已久的“桃红往事”的内幕。


全职太太声称她被妇幼保健主任强奸了


李某英, 1988年9月生,郴州市永兴县人,家中长女。


“我姐姐从小就喜欢和比她大的人玩,后来她喜欢喝酒和打牌。”6月24日,李某英的弟弟李某智向媒体记者介绍,19岁的李某英跟随大比自己时任永兴县烟草公司杨堂乡烟草站站长刘某文。在2015年与刘某文结婚并有了儿子后,李某英成为了全职太太,而刘某文则在周一到周五上班。


司法文件披露,事件发生后,李某英承认,2018年,他通过打麻将认识了时任永兴县妇幼保健院总统的罗某生。2018年,他们刚刚认识,但在2019年,他们有了更多的接触。


李某英说,当他和罗某生见面时,他们没有说太多话。“我以前住在永兴,照顾我的孩子。平时我喜欢打麻将。在打麻将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姓王的女士。我经常打麻将的地方,小王经常在里面打,她和老板很熟。大部分是医院的人。”


据了解,王某,女,1986年出生,永兴县人民医院科职工。


“刚开始我去打麻将的时候,王某只是一个普通的麻将高手。后来,我听说她在一家麻将馆有股份。她打牌越来越活跃,主动向我要微信和电话号码。”李某英说她第一次见到罗某生是在麻将馆。“那时候,我们还不熟悉。我们打完麻将就走了。”


李某英解释说,王某会告诉她和罗某生的聊天,“我总是在我面前说罗某生好,脾气好,性格好。他经常拿我当诱饵,叫罗某生去打麻将。很多次,王某故意让我打电话给罗某生打麻将。王某经常介绍我的家人,说我很单纯,没见过世面,一直在家陪孩子。然后我总是向罗某生推荐我的微信。”


在李某英看来,这是王某故意“撮合”他们,“在此期间,罗某生还多次主动将我添加到微信,我之前没有通过验证。后来,王老师对我说:这也是医院的领导,在永兴有很多朋友。我一直和我一起工作,直到我认为它有意义,并通过了罗某生。


李某英承认,自从添加了罗某生微信后,他每天凌晨都在发信息、打电话、发语音信息,晚上仍然保持联系。罗某生告诉她最多的是,她应该独立,不要总是把希望寄托在丈夫身上。罗某生给她灌输了这样的思想,而王也经常给她灌输类似的思想。


李某英解释说,直到2019年2月和3月,王某邀请她吃饭,罗某生也会去。她逐渐放松了对罗某生的警惕。一天晚上,罗某生单独打电话给她,邀请她出去吃饭,他们都喝了一些啤酒,她昏昏沉沉,四肢无力。我可能在凌晨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家酒店里,身上只穿了内裤。


李某英意识到自己被攻击了,骂了罗某生。李某英说,罗某生说他已经是肺癌晚期,目前的状况不会进监狱。“如果你丈夫知道这件事,他绝对不会雇用你。你需要成为一名独立的女性,并能提供一份稳定的工作。”


就这样,那天晚上,李某英离开房间回家了。


丈夫声称不会和武大郎离婚


在第一次之后,罗某生变得更大胆和更大。


根据文件,李某英说,因为她的丈夫刘某文从周一到周五不在家,罗某生总是约她出去找房间。“我不愿意去,但他看到我不愿意,就威胁说要告诉我丈夫。他还告诉我,如果我指控他强奸,就没有证据了。


李某英说她一次又一次被罗某生威胁要跟踪他签到,每次都要删除他们的聊天记录,怕老公发现问题。罗某生告诉她:“如果你丈夫真的发现了我们,想要和你离婚,我就和你离婚,然后和你结婚。”


李某英还坦白自己和罗某生待久了也有感情,于是罗某生让她出去开个房间她会同意的。


这段关系一直持续到2019年10月12日。刘某文得知真相后非常愤怒。


刘某文表示,当晚晚些时候,李某英表示她与罗某生存在不正当关系。之前,我拿着她的手机给她充电,整个过程李某英都很紧张,我知道她有想法。“李某英试图要回我的手机,并开始和我争吵,甚至威胁要和我离婚。”


刘某文在不断的追问下,李某英终于把真相告诉了丈夫刘某文。当晚,刘某文将罗某生通过王某找到,并在镇南桥保险公司广场见面。


刘某文说罗某生最初否认与李某英有关系,但后来当他试图用免提电话与他对峙时承认了这一点。“我向李某英提出离婚,罗某生说他和李某英有关系。如果我和李某英离婚,他也会和他的妻子离婚,然后和李某英结婚。”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打败了李某英,要求离婚。李某英开始死去,她的头撞到了地板上。看到这个,我打电话给罗某生,告诉她李某英在家,可能会发生事故。第二天凌晨2点左右,罗某生来到了我家。”流明瓦说。


此后,李某英、刘某文和罗某生开始了“谈判”。罗某生的姐夫河信通过同事找到刘某文,询问是否可以用金钱解决问题。


2019年11月8日,刘某文和罗某生通过电话。“我不想每天都见到她。现在我每天都能看到她,她比X还臭,”刘某文在电话录音中说,并敦促罗某生“摆脱她”。


刘某文对罗某生说:“你是典型的西门庆,把我当成武大郎,这样下去也许我就不一定中毒了。所以你看了水浒传,看了第一集,没看下一集。也许我不只是武大郎,也许我是武松。”


会谈在激烈的争吵中结束。


因为李某英拒绝离婚,一直在家里吵架,我怕李某英出什么事,所以我去罗某生请罗某生安慰李某英。我可以摆脱这段婚姻,我们都可以安全了。”刘某文后来承认了这一点。


一审法院两次宣判这对夫妇犯有敲诈勒索罪


多次谈判失败,最终传来罗某生自杀的消息。


2019年11月18日8时许,湖南郴州市永兴县公安局城管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县城公农兵桥河面上发现一具尸体。民警赶到现场初步调查发现,死者为永兴县妇幼保健院院长罗某生,初步判定为溺水。


罗某生在事发当天留下的遗书中写道:“因为癌症的痛苦,晚上无法入睡。我想了想,为了不伤害我的家人,我决定这样离开。你不应该太悲伤,而应该克制自己。”


根据病历,2018年7月30日,罗某生被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诊断为右下肺腺癌。在2019年11月4日去世之前,罗某生被诊断出可能有中度抑郁和焦虑症状。


事件发生后,刘某文、李某英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


李某英还称,2019年7月的一天,当时的永兴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LMZ在她醉醺醺地送她回家时强奸了她。


“我把她送到我家后就离开了。我只待了几分钟。”对于涉嫌强奸李某英, LMZ事后表示,他是无辜的,李某英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她是诽谤我强奸了她。”


媒体记者注意到,公诉机关称,自2018年底以来,李某英在日常生活中与受害人罗某生、LMZ等人相识,并多次聚餐、饮酒。在此期间,LMZ曾送一个喝醉的李某英回家。在他们的关系中,李某英和罗某生逐渐发展出不正当的关系,后来在2019年10月被她的丈夫刘某文发现,他想要离婚。然而,李某英不想和她离婚,所以他们多次发生冲突。2019年10月至11月,李某英以被罗某生、lz强奸为由,刘某文以需要和解或赔偿李某英为由,联合或独立多次威胁要在单位谈判、打架、威胁杀人、向纪委报告,分别向罗某生、lz索赔60万元、40万元,均未成功。


在审判过程中,刘某文和李某英都声称检方的指控不真实,他们是受害者。刘某文还提到,他们没有勒索金钱,从来没有积极寻找受害者。


2021年2月1日,郴州市永兴县法院一审判决刘某文、李某英犯敲诈勒索罪,判处两人均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二被告不服上诉,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22年6月8日,永兴县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李某英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万元。刘某文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万元。


媒体记者指出,李某英和刘某文都提出了上诉。


刘某文在请愿书中表示,罗某生在患癌症的6个月里一直戴着绿帽子,她从未向罗某生或LMZ要过钱。罗某生自杀和她没有直接关系。


李某英上诉说她是受害者,没有犯罪。我的丈夫刘某文知道我和罗某生的不正当关系。刘某文每天都打败我。我希望我已经死了。在那之后,我确实和罗某生发生了争执,都想让他给我一个家。他还答应把土地局的房子卖了60万元,然后再买一套房子做我和他的新房。所以我不是在勒索罗某生的钱,我是在要求他为我造成的损害负责。”


“我不认为我姐姐有罪。”李某英的弟弟李某智告诉记者,姐姐的人生经历很简单,她的想法也很简单,很容易被骗。“她只在镇上的药房工作了几个月,就再也没干过什么活了。”他认为,这件事是一个人毁了别人的家后,承诺用金钱来承担责任并做出赔偿,现在受害者一方被判勒索未遂,是无法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