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计划新建30座核电站以满足能源需求

小柯 ◷ 2022-09-26 00:55:49
#伊朗,核电站

在恢复维也纳核谈判前夕,时值伊朗公布其核战略计划框架的全面战略文件六个月后,伊朗宣布其将于几周内开始在伊朗中部省份操作建设多个核反应堆及其运营。伊斯法罕强调称,建设新设施是出于研究的目的,任务是测试其余的核反应堆的燃料以及发电。


这些新反应堆是在德黑兰核战略框架内实施的。该战略计划规定,要在2040年之前建设30座核反应堆。


伊朗原子能组织负责人穆罕默德·埃斯拉米透露称,伊朗计划利用核能生产1万兆瓦电力,并强调称,伊朗核计划的首要问题就是提高当地发电厂的产能。


由于过去几年尤其是在夏季停电事件频发,最近伊朗媒体也报道称,为了给国内的各部门提供能源,伊朗的一些公司和工厂已经停止运营了。此事让伊朗核电项目的命运受到了质疑。


【伊朗核能发电的现实】


经济研究员戈拉姆·里达·穆加达姆(Ghulam Reda Moghaddam)认为,由于人口增长、经济项目、空气污染和干旱等原因,多年来增加发电量已经成为伊朗的迫切需要。他还强调称,原子能是一种清洁能源,这对于首都德黑兰等污染城市来说是更好的选择。


他向媒体透露称,2013年伊朗首次在实验基础上成功产生核电。直到第二年,伊朗才开始将大量的原子电注入其互连的配电网络。并且到今年夏天,其全国累计生产的核能总量超过了520亿千瓦时。


这位伊朗研究人员还表示,目前伊朗正在位于该国南部地区的布什尔核电站生产约1025兆瓦的核能,并将其全天候输送到公共电力网络。并且正在努力使该核电站再生产2000兆瓦的电力,从而将其产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提高到3000兆瓦。


穆加达姆证实称,伊朗原子能组织计划根据其核工业战略文件建立容量为1万兆瓦的核发电机组。但他否认这些项目很快就会完成。他还强调称,为了实施其在核能领域的大型项目,伊朗需要大量的外国投资。


正值其“核技术国庆日”(4月10日),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宣布,其将要在西南部胡齐斯坦省达尔霍恩地区建造一座产能360兆瓦的核电站。并强调称,该核电站将纯粹根据其本地经验建成。


【利用核计划节省能源】


经济研究员戈拉姆·里达·穆加达姆认为,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有限,如果过度开采和使用,将来会导致伊朗面临着巨大的能源短缺,这也证明,伊朗有必要寻找替代解决方案。他强调,德伊朗此前曾研究过依靠核能促进发展这件事情的可行性,结果证明这是有意义的。


该研究人员认为,伊朗坚持发展核计划的原因在于核能对其能源、农业、医药、海水淡化等行业领域具有诸多好处。他并强调,与其他能源相比,核能在发电和解决燃烧柴油造成的污染问题方面是最持久、质量最高和最实惠的能源。。


谈及被美国制裁的伊朗经济,穆加达姆表示,一些周边国家急需能源。因此,伊朗正在积极寻求为这些国家提供电力和天然气,以弥补国民经济在过去几年中因使其石油出口归零的制裁而遭受的损失。


上个月,伊朗原子能组织负责人穆罕默德·埃斯拉米宣布,注入电网的原子能总量过去几年达到了约为8500万桶石油。


【伊朗在生产原子能方面的地区和国际地位】


伊朗能源事务研究员阿斯卡尔·萨马斯特(Askar Sarmast)表示,在中东启动原子能发电项目方面,伊朗是的先驱者。他解释称,目前在原子能生产方面,伊朗仅次于阿联酋,位居第二。


他在媒体的采访中还表示,在能源多样化的政策范围内,伊朗正努力在未来二十年内提高其产能。他还强调成,原子能约占世界总能源的11%。与此同时在核能生产方面,一些西方国家特别是法国、斯洛伐克和乌克兰等国家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许多西方和东方国家也都制定了计划。以建造核电站。


今年早些时候,欧盟统计局透露称,2020年全球核能发电总量的近四分之一都来自于欧洲,达到了684太瓦时。因为仅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等欧盟主要核能国和瑞典所生产的电量就占据超过了总数的四分之三。


他强调称,必要的话,伊朗能够在未来几年内实现核电站建设的突破。他还称,每个核电站建设所需时间不会超过6年。并且一座核电站所需的建造资本相当于建造一座炼油厂。他断言称,伊朗目前在人力和技术能力方面十分具有可用性,因此伊朗能够在原子能生产方面取得进展。


【核项目延迟竣工】


伊朗研究员阿斯卡尔·萨马斯特断言,伊朗部分核项目延迟的最重要原因是,技术瓶颈、技术变革和制裁这三位一体的因素。他并指出,伊朗的核项目始于上世纪50年代,当时的沙阿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与西方列强签署了合作协议。但在伊朗革命伊朗获胜后,该项目被终止。


他还表示,上世纪90年代,西方列强不再继续他们在伊朗开始的核项目。之后,伊朗被迫与东方同行转变西方的技术。伊朗与俄罗斯方面签订了正式合同,此事导致过去几年内尤其是在西方对其核项目实施制裁之后核项目进程缓慢。


【不同意见】


伊朗人对其核项目的可行性方面存在分歧。一些人认为,为了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这些项目是必要的。而另一些人则认为,伊朗为这些核项目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并且有可能会致使该地区发生军备竞赛。


萨马斯特认为,鉴于旱灾、环境污染以及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伊朗发展核电站是十分有必要的。他还强调称,除了致力于使其能源多样化之外,伊朗别无选择。


他还表示,多年来伊朗一直面临着水资源短缺和旱灾的威胁,而核电站能够提高南部地区的淡水需求。


而政治经济学研究员优素福·阿坎德(Youssef Akandeh)的观点则相反。他认为,核计划所需成本是大于收益的。伊朗因为这个核计划而失去了其地缘政治优势。其中的缘由是因为该计划也对邻国产生了鼓励效果,这些国家也会实施核计划来与伊朗竞争。


然而他在媒体的采访中表示,伊朗核计划所导致的紧张局势是有可能缓解的,并且能够防止伊朗与地区国家和国际国家的关系发生恶化。


阿坎德总结称,他并不否认伊朗核项目所存在的经济优势,但问题是,这些项目并不足以推动国民经济。其根本原因是因为这些项目是裹挟在核文件中的。他还解释称,通过外交足以化解伊朗核问题所导致的紧张局势。他还敦促伊朗重启核协议,以结束持续的经济损失,这些损失都是由于制裁所导致的。